用户登录   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留言交流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校园文化 >> 德育服务 >> 寻找心灵的港湾(图)

寻找心灵的港湾(图)

2010-10-02 17:27:14 来源:安徽矿业职业技术学院 浏览:4999

 

游时代公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秋天,清冷高远的天空,挂着一轮无精打采的太阳,在后羿箭下仓惶逃脱的它,至今还萎靡不振。

   云彩的疯狂显得不合时宜,棉絮般层层叠叠地堆积、包裹,大气候下的太阳也无能为力。世人的悲伤和郁闷常常来得敏感而多变,飒然的秋风却会反向刺激达观的人,在冷静而从容的孤独中,他们懂得蓄养明媚的心情,就像今天这轮偶而露出笑脸的太阳。

    生动的表情,往往带些揶揄的夸张;喧嚣的繁华,往往带些膨胀的虚荣;水泥森林的雄伟壮观的确能提升人的情绪,兴奋中的人们总是有点忘乎所以,一滴水在大潮中被什么裹挟而来裹挟而去,在随波起伏中它不会明白自已的份量,在浮躁世界中它会失去应有的稳重。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,现实中很高的利益和为这些利益而进行的斗争,使得人们没有自由的心情去理会较高的内心生活和纯洁的精神活动,很多有才华的人在这种环境的束缚下,很大一部分才华牺牲在里面。是的,很多人本可以成为更完美的人,更高层次的的人,  但迷失于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的当下。

   

    市场经济色彩缤纷,速度超炫,滚滚红尘中多少人来不及回顾过去,来不及看清现在,甚至来不及展望未来,像一只上足了发条的小闹钟一样不知疲倦地奔向“钱”途,忙忙碌碌。动静相谐,阴阳平衡,大道至简,舍弃之间各有所得。喧嚣是内在深处无奈的孤独,无可救药;孤独是倘徉优悠的灵魂,富丽人生。有人选择了孤独——以书为伴,有人选择了陌生——去野外去远方呼吸自由自在的空气。离群是一种耻辱?孤独却是智慧的母乳;深沉是一种伪装?安静中才能听到心灵鸣泉的叮咚。如果说一切仅仅证明你只是活着,纵然再好的生理享受,那生和死似乎等同。一等的灵魂是爱智慧的、爱美的、喜欢缪斯的,柏拉图如是说。抽象出灵魂的高度,世人难以理解和接受,没有蜡烛何来光芒,打造蜡烛本身不是为了华彩的闪耀吗?我无言以对。

   “庄生梦蝶”是智者的超脱境界,谁能做到无为而治,自然而成,天人合一呢?

    易中天成功了,他女儿也很出色,他才敢说,“我是一等的爸爸,二等的丈夫,三等的教授”,有时谦虚也是一种自得,汲取先贤智慧,他培养女儿是“无为而治”,“励志、培优、成功学是一剂毒药,社会需要参天大树也需要小花小草的点缀”,他这样表述。哲学和社会学意义上这是真理,甚至颠扑不破,可是问题在于谁愿意做那树下的小花小草,所以众多家长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,谁敢尝试“无为而治”,抑或说让孩子自然而然地“全面而自由”地发展?反观我们自己的生命历程,谁又敢“无为而活”?为世俗而活,我们不敢选择孤独或者放飞自己。思想家是最孤独的,诗人是最孤独的……高处不胜寒,这是先知先觉者的宿命,但你不能不赞叹他们的高度,不能不说他们是一等的灵魂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放眼大千世界,即令一只小小的蜗牛,还要努力不屈不挠地攀登,为了一个更高的位置,为了一种更高的梦想,或者说是信仰,所以面对那些为了升官、发财、成名、出人头地的所谓理想而奋不顾身的人而“老谋深算”的人,我总是心怀无比的敬畏,只是有些叹惋和可怜枊宗元笔下的“蝂蝜”。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斯蒂芬·霍金出语惊人:人类的基因中有自私、贪婪的遗传密码,所以人类终将自我毁灭。芸芸众生又有几人真正懂得人生的加减法?

    世间琐事纷纭,真真假假间,谁能慧眼常开,难得糊涂是一种圆融也是一种境界,就像人说沉默是金,但要在沉默中灭亡呢?当理性判断和直觉感悟不一致时,于我而言,更喜欢相信自己的感觉,“人类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”,所以感觉可能是上帝的旨意,或者内心的暗示,或者冥冥中的命运,拿不定主意时,我们总喜欢这样说服自己,因为这是来自心灵的声音。我渴望驾驭澎湃的大海,就像钱江大潮中的冲浪好手,我更爱一片湖水的宁静,就像美国人戴维·梭罗幽居的瓦尔登湖。做个弄潮儿,风光无限,可以把生命的灿烂发挥到极致;做个“隐士”,享受生命的从容和淡定,就像陶潜的归去来兮;多元化的价值观,更多生活方式的选择,这无所谓生命的熟优熟劣。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。没有隐士的大境界,我和世人一样总想逃出去——小隐吧——到幽静的角落暂时去安顿一下,与其说是身体,不如说是心情,抑或是灵魂吧。

    于是我走出去,从喧闹中逃遁,向郊外去寻找心灵的暂时栖息地。

  

     早上,从繁华的人民路一路东行。有风有云,有“躲猫猫”的阳光,“时代公园”就镶嵌在“星月湖畔”,想像总是缺乏生动的感触。置身现场,这野外公园是幽静而灵动多彩的,仿佛从春天走过来的一块地毯,绿色泛黄的底色上点缀着或洁白的花或艳红的朵,依依垂柳拂水,天光云影倒映,竿竿翠竹挺秀,古色古香又掺杂着时尚元素的亭子,在规划的杂草间有无数多的蚱蜢和蛐蛐儿在跳跃或翩飞,“驯化”的树上有鸟的啾鸣,天空偶而划过飞翔的翅膀,“鸟鸣山更幽”,因为远离市区,因为人迹罕至,所以便成了这些小动物们喧闹的乐园,我却亲切地感受到自然赠予的一份天籁般的静,像一枚两枚纵然许多枚红叶一古脑地从头顶飘然而落,不经意间总是闪烁着静美的的生命光泽,又怎能感觉丝毫的喧嚣和杂乱呢。

   

 

      有广告不容分说地植入眼睛,“朋友的朋友,朋友的朋友的朋友,有院子,有圈子…..”——划地为牢,我担心这块风水宝地,人多的地方将难再寻澄澈的心,“静”,或许不久将变成一种奢望,所以我得赶快自私地腾出心灵的密室储存下来。一个老者手拿网兜一上一下在捕蚂蚱――为他心爱的鸟儿而捕杀小昆虫,人类总是喜欢各取所需,毫不迟疑地向自然举起屠刀,慈祥充满爱心的老人,那只鸟儿会为他唱着赞美的歌,而这些惨遭灭顶之灾的蚱蜢将送给他最恶毒的诅咒——爱与恨总是纠合于是一枚硬币的两面。一个摄影的小伙子来去匆匆,背囊,专业相机,有任务抑或爱好,他没有一刻的停顿,即令拍的“无空不入”,恐怕他也留不住这里幽美的意境。一对父女,轮椅上的老人时不时露烂漫的微笑,而坐在对面木凳上的女士在用温柔的声音絮谈,两人相契的眼神让人觉得是两条心灵的小溪在交汇在流淌,动人心者莫先乎情啊。我放慢了脚步,我绕道而行,我不敢走近,怕惊扰了他们的交谈。迎面走来一对情侣,那姑娘漂亮含蕴,青涩的笑声像婉啭的鸟鸣,有了爱情的滋润,美丽总是百分百。

   惊风飘白日,光景西驰流。时间过的总是很快,临走时,面前是一汪湖水,泛着清幽湛蓝的光,白鹭嬉戏在粼粼的波光上,静得能听得见翅膀和波浪相激的声音。时近中午,太阳绽放出热情的笑脸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王永生)

  

 

相关文章
 特别链接:

学院简介 | 交通位置 | 联系方式 | 留言交流 | 皖ICP备09011571号
招生热线:0561-5259286 5259218 QQ:772357477 1784873849 1747212866

Copyright 2017, 版权所有 www.anhky.com